葡京线路检测中心穆迪上调塔塔钢铁集团宗族评级 – 国际钢市-行当动态 :: 信息大旨_中钢网

加尔各答(Kalkata)机场有些混乱吵闹的大厅里,电视机播放的广告中,一连几条都是电信公司,从日本的NTT
DoCoMo到欧洲的沃达丰——中国用户只有出国漫游时才能碰到的运营商,在与印度本土的Airtel争夺着消费者的眼球。11月5日,塔塔DoCoMo——塔塔电信(Tata
Teleservices)与NTT
DoCoMo的合资公司——在印度七个邦正式推出3G服务,成为印度首家3G服务运营商,无疑令竞争更加激烈。  自上世纪90年代初经济改革之后,印度已逐步成为继中国之后最令世界关注的快速增长经济体。以电信市场为例,短短十几年,印度从无到有,发展出将近7亿移动用户,成为数量上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市场。  与中国电信市场由三家国有企业垄断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印度电信市场对私营企业和外国投资者开放,目前拥挤着14家电信运营商。根据非官方的Indiastat.com统计,印度70%以上的GSM市场和99%的CDMA市场都控制在私营运营商手中。  开放竞争带给印度消费者的直接好处就是廉价的电信资费。本刊记者所见,不少运营商打出的广告,手机包月服务费用不过十几元人民币,通话时间不限。一个细节是,塔塔DoCoMo对移动用户的通话按秒计费,短信按字母计费。竞争激烈的印度电信市场现在还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压力。  这只是印度今日各个行业竞争局面的一个缩影。在石油、汽车、航空、钢铁等各个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印度都采取了比中国更为激进的对内和对外开放政策。从机场里办理登机柜台处五花八门的航空公司招牌,到马路上各不相同的加油站标识,处处可感受到印度民营企业的机会与活力。以塔塔集团为代表的印度民营企业近几年在国际市场上屡屡开展大规模收购,亦与中国全靠国有企业“走出去”形成对照。如果将此与中国过去近十年民营企业所面临的紧缩形势对比,亦可构成另一个中印比较参考维度。  改革阵痛  载有19人的拥挤的小型飞机从加尔各答机场起飞,飞行约两小时之后,沿着一条两边长满半人高野草的泥土跑道,颠簸着降落在“钢城”詹谢普尔(Jamshedpur)的简陋机场。  詹谢普尔位于印度东部的恰尔肯德(Jharkhand)邦,是1907年塔塔钢铁起家之地。詹谢普尔与塔塔钢铁的关系紧密程度几乎难以分割。比如,詹谢普尔机场实际由塔塔钢铁拥有,借给当地民航部门使用,而大部分乘客都可能与塔塔有关。当天,与本刊记者同机的两个德国人,就来自炼钢设备和技术供应商德国西马克(SMS
Siemag
AG),正是为塔塔钢铁正在进行的200万吨扩产项目而来。  让人略感惊讶的是,塔塔钢铁詹谢普尔工厂尽管已超过百年,产量目前不过每年600万吨左右。据《塔塔钢铁成长记》(the
Romance of Tata
Steel)一书记载,其实到上世纪30年代末,塔塔钢铁产量已达到100万吨,是当时大英帝国版图里产量最大的钢铁企业。到50年代末,塔塔钢铁产量提高到200万吨。  自从尼赫鲁从1956年开始实行社会主义化产业政策之后,塔塔钢铁一直到70年代都没能再获得扩产许可。与此同时,印度政府兴建国有钢铁企业,并对钢铁价格进行管制,令国产钢铁价格始终低于进口钢铁,进一步削弱了塔塔钢铁的发展能力。  这并非塔塔钢铁的个别命运。与塔塔类似的印度民营钢铁企业家米塔尔,由于在印度无法扩产,被迫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到海外发展,先后在印尼投资建厂。这或许也奠定了米塔尔此后在全球的扩张之路。  至上世纪90年代印度经济改革之初,坚守印度国内的塔塔钢铁已面临生存危机。1991年1月17日,印度政府取消对钢铁价格的管制。同年7月,时任印度财政部长、现任总理辛格宣布进行结构调整改革,其中的产业改革政策主要是放松管制,鼓励私人投资和外来投资,将保留牌照管制的行业削减到了15个。1998年开始,印度进一步放松管制,包括煤炭、石油、糖业等都取消了牌照限制。  “我们被抛进了水里,我们不知道如何游泳。”在《塔塔钢铁成长记》中,时任塔塔钢铁董事总经理穆瑟拉曼(B.
Muthuraman)回忆改革带来的冲击时说。作者R.M.拉拉(Lala)写道,塔塔钢铁当时有7.8万名员工,产量每年200万吨,濒于亏损。美国咨询公司Arthur
D.
Little在报告中认为塔塔钢铁设备、技术都很差,成本高,市场销售乏力,只能适应政府管制状态下的市场。

(本文由《新世纪》-财新网 www.caing.com授权转载,对其内容不负责任)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日前将印度塔塔钢铁公司的企业家族评级上调至“Ba1”,展望稳定。同时,穆迪也确认塔塔钢铁英国控股有限公司的企业家族评级和违约概率评级分别为“B2”和“B2-PD”,展望为正面。2014年7月28日,穆迪开始对塔塔集团进行评级审定,该集团在2014年9月18日宣布其69亿美元的再融资延长,塔塔集团的评级因此上调一个子级。这笔再融资金额被分配给包括塔塔钢铁公司在内的几家塔塔集团子公司,因此塔塔钢铁英国控股公司于2010年9月生效的高级融资协议被撤销。  塔塔钢铁公司的评级反映了塔塔集团的再融资延长以及因此流动性改善,这些将进一步支持高盈利能力的塔塔钢铁公司印度部门的发展。同时,随着英国控股公司高级融资协议的撤销以及亏损收窄,塔塔钢铁对于英国控股公司营运资金的支持压力已经减缓。  塔塔钢铁英国控股公司的新贷款至少在五年之内消除了再融资风险,不过仍需维持每年的资本支出。尽管欧洲市场仍受制于产能过剩以及价格低迷,但塔塔钢铁英国控股公司的重组措施以及聚焦于资本效率的行为使其得以保持成本竞争力,并能够从欧洲需求的小幅回升中受益。  穆迪表示,塔塔钢铁英国控股公司评级的正面展望反映了该公司盈利能力的进一步改善,而且出售长材产品部门的决定将毫无疑问地减轻欧洲业务的亏损。  塔塔钢铁公司“Ba1”的评级也反映了穆迪预计其英国控股公司的运营改善将减少对塔塔钢铁公司的拖累。不过穆迪称,塔塔钢铁公司想要使其评级进一步上调需要完成其印度部门增长计划的成功执行,同时维持其强劲的盈利能力。  塔塔钢铁印度部门业务的盈利能力在行业中位列前茅,而且随着该公司奥里萨邦新建年产能300万t综合钢厂在2015年晚些时候的投产,塔塔钢铁公司印度部门盈利水平将会得到强化。2013/14财年(截至2014年3月31日),塔塔钢铁印度部门粗钢产能占该公司总产能的32%,但却贡献了81%的EBITDA(息税、折旧和摊销前利润)。  2014年,印度市场国内炼钢产能扩张相对需求增长进一步加快,同时在廉价进口钢材的冲击下,印度钢材价格上行乏力。在此环境下,国内小型钢厂承压,而作为印度三大钢铁生产商之一的塔塔钢铁公司能够维持高产能利用率和一定溢价。而且,随着印度新政府预算案中多项投资措施的落实,印度钢材市场供需失衡的状况预计将逐步得到改善。  然而,自2011年卡塔纳克邦实施铁矿石开采禁令以来,印度钢铁企业对铁矿石供应短缺的担忧日盛。虽然卡纳塔克邦以及果阿邦的采矿限制没有影响到塔塔钢铁公司,但2014年该公司在奥里萨邦和恰尔肯德邦的自有矿山却被关闭一段时间。2014年12月15日塔塔钢铁奥里萨邦JodaEast、Katamati、Bamebari和JodaWest铁锰矿山在停产1个月后恢复作业;今年1月初,该公司恰尔肯德邦Noamundi铁矿山在关闭近4个月后也恢复生产。2014年12月初塔塔钢铁由于恰尔肯德邦和奥里萨邦矿山关闭,其印度詹谢普尔钢厂在建厂107年后历史上首次外购铁矿石。这导致塔塔钢铁发出2014/15财年三季度盈利预警。在煤炭部门,印度政府于2014年9月份宣布计划取消172个尚未使用的煤炭项目开采许可,最高法院同时裁定自1993年起所有的煤矿分配均无效,不过塔塔钢铁的煤炭开采并未受到影响。  塔塔钢铁公司在印度的自有原料资产是支撑该公司获取卓越利润率的关键因素,而且穆迪预计这些优势将继续帮助该公司现有的业务运营和扩张计划,不过穆迪认为,印度国内煤炭和铁矿石供应的不确定性将在较长时间内影响塔塔钢铁的投资计划和盈利能力。  塔塔钢铁公司2013/14财年EBITDA为1640亿卢比,同比增长29%;同期总负债由2012/13财年的6610亿卢比上升至7870亿卢比;调整后债务与EBITDA比率为5.2倍,较2012/13财年的5.6倍有所下降。穆迪预计塔塔钢铁2014/15财年调整后债务与EBITDA比率将进一步降至5倍左右。  穆迪对塔塔钢铁的评级展望为稳定反映了对该公司印度部门前景的良好预期,并预计其欧洲部门随着市场环境改善以及在安装和更新设备后将保持生产和盈利的整体稳定,而且该公司2014年发行美元债券后融资结构得到改善。不过,穆迪预计塔塔钢铁评级所依据的信用指标短期内将呈现恶化趋势,因为该公司高盈利水平的印度部门产生的现金流不足以弥补该部门持续的资本支出以及欧洲部门的亏损。  塔塔钢铁评级上调目前面临压力,不过待其在奥里萨邦新建的年产能600万t的综合钢厂一期工程如期于2015年3月投产后,并且未来2-3年内印度市场能实现供需再平衡,同时该公司印度部门能一直保持或接近目前的盈利水平,则穆迪会考虑上调其评级。支持塔塔钢铁评级上调的信用指标包括调整后债务与EBITDA比率降至3.5倍,利息备付率持续保持在3.0倍以上。  然而,如果塔塔钢铁公司印度自有炼钢原料业务运营情况不佳,同时现金流情况继续疲软,以及若印度经济增长低于预期对钢材价格和利润空间形成挤压,那么该公司也同时面临评级下调的压力。也就是说如果该公司调整后债务与EBITDA比率持续超过5.0倍或者利息备付率持续低于2.0-2.5倍,穆迪将会下调塔塔钢铁评级。  对于塔塔钢铁英国控股公司而言,其评级上调取决于能否成功出售其长材产品部门以及自身的盈利水平能否持续改善。支持该公司评级上调的信用指标包括调整后债务与EBITDA比率持续低于6.0倍,利息备付率持续高于1.0倍。  塔塔钢铁英国控股公司在未来12个月内评级不会出现下调。不过,如果该公司调整后EBITDA再次回调至盈亏边缘或勉强为正,或者如果塔塔钢铁公司对其的支持力度不足,都有可能促使穆迪下调英国控股公司评级。  相关资讯  奥里萨邦新钢厂3月投产  塔塔钢铁公司在印度奥里萨邦Kalinganagar新建的年产能600万t的综合钢厂一期工程计划于今年3月投产,目前该公司正在等待奥里萨邦政府颁发运营许可证。该项目一期工程粗钢年产能330万t,主体设备包括一座4330m3高炉、一座年产能165万t的焦化厂、一座年产能491万t的烧结厂、一座年产能410万t的炼钢车间、一座年产能350万t的带钢热轧厂。  一期工程投产后将生产最小厚度1.2mm、最大宽度2050mm的热轧带钢,该项目二期将开始生产汽车行业用冷轧钢板。  塔塔钢铁公司最近还宣布将扩张其恰尔肯德邦詹谢普尔钢厂粗钢产能,由目前的970万t提高至接近1100万t。  印度钢厂产销创多项纪录  2014/15财年三季度,塔塔钢铁詹谢普尔钢厂铁水产量为238万t,同比增长2.8%;粗钢产量229万t,同比增长5.6%;钢材产量222万t,同比增长3.3%;钢材销量为213万t,同比增长3.1%。  在詹谢普尔钢厂第三财季生产中,球团厂产量达到103万t、1号烧结厂产量38.1万t、线材厂产量11万t、新棒材厂产量22.9万t、冷轧厂产量47万t、汽车用钢销量34万t,以上数字均创同期历史最高水平。印度政府去年宣布汽车消费税优惠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取消,因此印度汽车销量在去年12月明显增长,塔塔钢铁印度部门第三财季汽车板销量创新纪录也是得益于此。  斯肯索普厂QueenBess高炉复产  塔塔钢铁公司英国斯肯索普钢厂的“QueenBess”高炉目前重新点火,目的是实现该厂2014/15财年320万t的粗钢年产量目标。塔塔钢铁不愿公开“QueenBess”高炉此前被关闭的原因。随着“QueenBess”高炉的复产,斯肯索普钢厂又开始了三炉同时运营的模式,此前仅有“Victoria”和“Anne”两座高炉运转,两炉运营的状况此前已持续数年。  斯肯索普钢厂是塔塔钢铁欧洲公司长材产品部门的中心,目前塔塔钢铁正在就出售长材部门与瑞士工业投资和贸易公司Klesch集团进行谈判,且进展顺利,预计今年2月份左右可能会达成协议。

英国《金融时报》迈克尔•普勒  预计全球钢铁行业今年将小幅恢复增长,尽管中国需求在减弱。目前钢铁价格偏低,给生产商蒙上阴影。  英国《金融时报》对18位分析师的调查显示,2016年世界粗钢产量将增加0.15%,美国和欧洲的再度扩张将抵消中国连续第二年减产的影响。中国钢铁产量目前占到全球总产量的近一半。  钢铁行业被视为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晴雨表。该行业出现好转迹象之前经历了艰难的一年,2015年钢铁产量出现了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下降。世界钢铁协会(World
Steel
Association)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钢铁产量下降了2.8%。  然而,多名受调查的分析师预测,今年的市场状况仍将颇为艰难。这种市况已导致许多钢铁生产商陷入亏损。  供应过剩加上需求不振,导致2015年的钢铁价格低于过去十年里的任何时候。自去年11月以来,全球四大钢铁企业——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瑞典的SSAB和印度的塔塔钢铁(Tata Steel)——要么被标普(Standard &
Poor’s)调降信用评级,要么被其列入负面展望名单,而韩国的浦项制铁(Posco)最近报告首次年度亏损。  中国廉价钢铁出口激增趋势的逆转,可能让人感到一些安慰。由于经济放缓导致国内使用量减少,中国一直在寻求把钢铁出售给国外买家。许多公司指责中国造成了全球钢铁价格大幅下跌。  由于中国钢铁产量预计将减少2.2%,三分之二接受调查的分析师表示,继去年激增20%之后,2016年中国的钢铁出口量将持平或下降。  继2015年下降10.5%之后,今年美国钢铁行业预计将出现3%的增长。预计欧洲钢铁行业将出现较温和的0.9%增长,去年产量减少1.8%。  杰富瑞(Jefferies)的赛斯•罗森菲尔德(Seth
Rosenfeld)表示,销售更高附加值产品的那些欧洲钢铁企业,将更有把握抵御进口压力。  “但是,那些大宗商品级钢材的生产商不但可能丧失市场份额,而且面临定价压力,”他补充称。  在美国和欧盟,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多起反倾销案正在审理中,这实际上可能通过限制一些进口来提振本土的钢铁生产商。  不过,瑞信(Credit
Suisse)的迈克尔•希拉克(Michael
Shillaker)表示,这些做法无法根除行业困难的根本原因——长期产能过剩——而只会使过剩产品流向其他地区的市场。  他补充道:“我们认为,如果银行和股东开始拒绝提供更多流动性的话,2016年将拉开一些钢材厂倒闭的大幕。今年也可能看到自2002年以来最严重的破产浪潮和保护主义措施。”

在放松管制的开放政策下,印度民营企业过去十年突飞猛进,与中国民营企业日渐紧缩的生存环境形成对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