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福林:中中原人民共和国金融对外开放仍然有宏伟潜在的能量

T+- (原标题:尚福林:中国金融对外开放仍有巨大潜力)
中新社黑龙江伊春8月10日电 (记者
王恩博)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频频加码,吸引了许多国际大机构和境外投资者。对于未来开放走势,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嘉宾、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10日在黑龙江伊春表示,其中仍有巨大潜力可挖。尚福林在当天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作如上表示。根据他在演讲中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来自54个国家和地区的217家外国银行在华设立995家营业性机构和155家代表处;在华外资银行总资产超过3.3万亿元(人民币,下同),比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初增长9倍多。2018年,在华外资银行实现净利润240亿元,相当于2002年的16倍多,“增长速度非常快”。但他同时也指出,目前外资银行资产占中国全部商业银行总资产的比重仍有待提高,“不是比较低,还很低”。同时,外资保险公司在中国市场中所占份额不到6%,外资占A股市场比重亦只有2%,“从这个比例可以看出,开放空间还很大”。在此背景下,中国已多次“调快”金融开放时间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日前宣布了11条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政策措施,主要包括扩大市场准入、放宽持股限制和促进投资便利等方面。尚福林表示,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是中国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实现经济高速发展的内在要求。中国金融市场在很多领域竞争还不充分,服务质效难以适应经济发展需要,因此要尽快打破利益藩篱,建立互利共赢的金融新格局。具体而言,他指出,金融开放要不断提升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实现金融自身发展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良性互动。要通过引入在风险管控、信用评级、财富管理、专业保理、消费金融、养老保险等方面具有特长的专业外资机构,提高中国金融市场效率。(完)

在扩大金融业开放和发展金融科技的同时,要对金融风险保持高度警惕,切实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蔡鄂生表示,要加强金融监管的国际协作,通过技术和机制的不断创新,建立恰当有力的监管框架与准则,推动我国金融业高质量健康发展。

在尚福林看来,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已先后宣布了19条对外开放新措施,释放出更大的开放空间,积极营造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和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在董希淼看来,外资银行是推动建设开放型经济的重要中介,其进入有利于降低我国对外开放过程中的信息成本和交易成本。

金融业对外开放成果显著

“展望未来,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书写更精彩的篇章。”在尚福林看来,在全面开放的新格局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金融业还将一如既往地服务大局,在开放层次、结构布局和体制机制上,在促进产业转型升级,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等重点领域,向更广、更宽、更深拓展,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持续注入更强大的动力。

“当前,我国金融领域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金融领域的发展需要进一步提升我国金融市场中金融工具和参与主体的丰富程度。金融领域的开放,特别是银行业的开放将会对我国金融深化发展、提升金融市场效率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有利于丰富我国银行金融机构种类,提升市场活力;同时,扩大银行业对外开放,可以进一步丰富我国金融产品种类,提升资金配置效率。

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成效显著,同时也具备较大的潜力。据尚福林介绍,当前外资银行资产占我国商业银行资产的比重还比较低,外资保险公司占比不到6%,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潜力巨大。

中国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建设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更是世界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贡献者。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年均贡献率达28.1%,居世界第一位,连续13年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倡议成立亚投行等组织,为进一步推动和完善国际金融体系、更好地承担国际责任发挥了积极作用。近年来,中国宣布一系列金融扩大开放措施,正在按照“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开放原则逐一落地。

截至目前,我国银行业对外开放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中资银行海外业务占比不断提升,大型银行在世界范围的布局越来越广,我国已有5家金融机构跻身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与此同时,外资银行在华机构数量也不断提升。根据中国银保监会数据,2017年底,我国已有外资银行法人机构39家,外资银行在我国境内营业性机构总数达到1013家,较2002年增长近5倍,年均增长13%。

责任编辑:何周重

近日,第十二届国际跨国公司领袖圆桌会议在北京举行。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特邀副会长尚福林表示,中国金融业既是改革开放的推动者,也是重要的参与者。目前,中国金融业的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未来,金融业将向更广、更宽、更深拓展,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持续注入更强大的动力,金融对外开放将书写更精彩的篇章。

此外,董希淼认为,我国金融业在加快“引进来”的同时,也要借助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建设等历史契机,大踏步“走出去”,形成双向开放的良好局面,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提升竞争力,构建符合新时代需要的大国金融体系,在国际经济治理中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从2018年4月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公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到2019年7月国务院金融委公布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新举措,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成效显著。8月8日,MSCI发布公告,A股纳入因子将从10%提升至15%,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再迈一步。

他介绍说,金融业对外开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地域上看,从特区到其他城市和地区,从沿海到内陆;从行业上看,从银行、保险、证券逐个推开到全行业统筹推进。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钱箐旎

对外开放是我国的主动选择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追求更深层次的金融文化融合、理念创新,增强金融业的竞争软实力,对金融业改革开放的意义越来越大。”尚福林表示,一方面,经营理念要相互借鉴,重点是以对外开放为契机,提升金融机构公司治理水平,提高风险管理和内控能力,加快构建与现代金融企业制度相适应的金融文化环境;另一方面要推动完善金融制度建设,强化金融文化内核,积极参与完善国际金融监管规则,针对国际金融风险跨市场、跨机构、跨币种跨境的特点,提高行业监管和风险防范能力。同时在学习引进适应国际规则过程中加强共建、共治、共享,推动国际规则更好地匹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需要。

当前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在“引进来”方面,对外开放依然存在不足,进展不快。以银行业为例,近年来外资银行在我国的业务发展平缓,在各项业务中占比较小,市场份额不断萎缩。以外资银行资产占银行业总资产比重为例,2011年在华外资银行占比为1.93%,2016年这一比重下降为1.29%。

相关文章